刺破天穹

《刺破天穹》仰望天穹 第19章 蜕变 刺破天穹HE

时间:2019-08-14 00:16:36编辑:拇阅读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刺破天穹》的小说,是作者息鸿泪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寂静的山巅之上,一袭黑袍,双手负于背上,遥望虚空。黑发披肩,随风齐飞,宛若春风遇微雨,不落红尘中。耳边两鬓有点斑白,如若青松哭白雪

《刺破天穹》免费试读


寂静的山巅之上,

一袭黑袍,双手负于背上,遥望虚空。

黑发披肩,随风齐飞,宛若春风遇微雨,不落红尘中。

耳边两鬓有点斑白,如若青松哭白雪,万里一点白。

清澈如水,空灵如月的眼眸暗藏深邃、威严,仿若帝王临天地,动则风云移,挪则江山改。

俊朗的脸上充满坚毅和自信,虚怀若谷,往日如浪花的觜角已消失匿迹。

众鸟高飞尽,山巅人独立。

龙吟虎啸山河变,麒麟狮吼九州移。

何事让少年两鬓斑白,何事让少年一吼啸九州。

清晨,绿色的小山掩映在淡淡的轻烟上,仿若身着绿衣翩翩起舞的仙女,脚踏烟沙,降临凡尘,曼舞轻纱;早晨觅食的各种鸟叫声,在林间回荡,和虫鸣声构成了仙女罗莎满屋的仙曲,露水的滴答声加快仙曲的节奏,交响般在林间,山巅演奏。

黑色石块上,吴昊已经安静的坐了一夜,他没有匆忙地做出突破,他要把这段时间来的收获皈依,整理,升华一遍后,再做打算。

黝黑的长发,有序地披在肩上,俊朗的脸孔上,微闭的双眼,偶尔传来眼皮的颤动,往日上翘的觜角,已经消失不见,长长黑袍的盖住大石,双手呈倒放心形放于丹田处,整体看起来,一副安详、宁静略带紧张的样子。

面前整齐的平放着几块从北辰明那里得来的碎晶石,吴昊决绝的脸上,告诉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不用这些晶石,借助外力总是不好,这样会违背事物发展的原有规律。

吴昊深吸了口气,觜角显现出咬牙的痕迹,决心要做出突破了。

“引气入穴,凝气筑窍,聚于丹田,成气旋,凝金丹……”吴昊体内凝窍决自行运转,慢慢引入灵气,一股股温凉的气流从地底和空气中传来,一丝丝气流顺着月匈口的光晕进入身体,从月匈口慢慢往丹田处汇聚,凝窍决在脑子里快速地运转,疏导气流的流向,有一部分气流又从丹田处分流出来,慢慢流向四肢,流向奇经八脉,流向周身穴位里。

时间久久的过去,还是没有一丝要突破的迹象,气流倒转周身,在经过月匈口的璇玑、紫宫、膻中等几大穴时,气流总是流转不过去。

璇玑、紫宫、膻中几处的穴位和静脉异常狭小,并且,气流淤积得愈来愈多,传来阵阵的炽热感,吴昊感觉好像有什么在月匈口燃烧,赤剌剌的,异常难受。

吴昊两手拉开月匈口的衣服,顿时被自己月匈口的状况惊吓到,月匈口出现一块成人巴掌大的红晕,红晕中间有婴儿手掌大的光晕,仿若天空星辰一闪一现,红晕下有条紫色细线一直延伸到气海丹田处,仿若空中捞月,水中钓鱼一般,诡异。

吴昊的内心已波涛汹涌,心急如焚,脑子里立即闪现各种疑问:光晕是谁留下的?什么时候存在的?自己以前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到?会有什么不良的影响,这个光晕到底是什么。

吴昊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也从来没见过。吴昊肯定,它是自己一直冲击不过去瓶颈的原因所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出现的。

吴昊立刻想到很多原因,自己一直在山谷中,自记事以来,没有人对自己做过什么,更没有接触过什么陌生人;谷里的人们淳朴善良,不可能对自己下手,也没有拥有这种手段的人存在;来到外界,也没接触过什么人,不对,自己在洞府里遇到的残魂有这个能力,难道是他做的手脚。

吴昊把在洞府遇到的事情好好的认真的仔细的回想了一遍又一遍,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吴昊还想起残魂对自己讲述修真界的一些常识的时候,残魂欲言又止神色惊恐的样子,难道是这个光晕导致残魂的欲言又止吗?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残魂根本没有做手脚的时间,直觉告诉吴昊残魂也不可能做手脚。

那么光晕的来历就充满了神秘,无可追寻。

吴昊想到这些不可能的原因,澎湃汹涌的心情渐渐安静下来,又运足劲要重新来过,吴昊怀着还有一丝希望的的心情,开始重新冲击瓶颈。

充满希望的双眼微闭,深深地吸了口气,放松身体,脑中默念“引气入穴,凝气筑窍,聚于丹田,成气旋……”吴昊继续引导气流往璇玑、紫宫等几处穴位去,试着疏导气流进入狭窄如堵的经脉里,一会儿那种炽热的疼痛感又一次传来,吴昊如麻木般对这种疼痛视而不见,继续冲击,扩充经脉,但是,却毫无效果,一切徒劳。

两眼放光,咬紧牙关,用手在大腿是狠狠的掐了下,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清醒和冷静。然后,疯狂地吸纳浓郁的灵气入体,继续往月匈口凝聚,希望能有一丝效果。凝窍决飞快的运转,要寻找那一丝契机,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依旧没有什么效果。

吴昊那清澈如水的眼眸开始清变混,由喜变怒,额头大汗滚滚,散发飘扬,双手紧紧的抓住大腿,突然,气走岔道,急火攻心“噗”地一口鲜血喷出一丈多远,有些血滴顺着觜角滴落在月匈口,与月匈口的光晕融合在一起,鲜血淋淋的看起来显得异常狰狞恐怖。

身上的衣服早被吴昊震烂,光着上身,长发飘飞,觜角带血,月匈口和脸上的表情异常的狰狞可怖,吴昊盘坐的身躯突然站起来,仰天长啸一声。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啸声随着山势传过了几个山谷,声音在山谷里来回回荡,那声音里充满凄厉,愤怒,委屈,更多的是不甘。

寂静的山巅被啸声惊恐,虫兽低鸣,林鸟飞窜,狂风乱卷,枯叶纷飞,迷雾惨淡,乱石滚滚,好像连它们也感觉到了吴昊内心的那份不甘与屈辱,倾听到那份委屈和愤怒。

吴昊那双充满愤怒和不甘的眼眸穿过虚空由远到近的扫过虚空,星辰陨落,光亮咋现;扫过天幕,风云色变,雷雨回旋;扫过丛林,红花败落,嫩叶萎焉;扫过江河,河水倒流,江涛避退。

可以想象吴昊的内心有多不甘、愤怒、委屈。

天公不怀仁,淡看凌风云。

山巅上吴昊逼视虚空,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从吴昊的身上流露出来,穿过无尽空间,穿过无尽时间之后,传递出去。也有若有若无的气息,穿过无尽空间,穿过无尽时间来到吴昊的近前,无声的没入吴昊的月匈口。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不知道有多遥远的地方,很多沉睡不知多少岁月的老怪,纷纷传出这样的声音。

“难道寂灭又进入轮回了吗?又是谁引动了这股意念”

过了很久很久,吴昊收回逼视着星空的眼睛,不动自主地看向龙虎断脉深处,仿佛要穿过龙虎断脉的虚空,窥见自己母亲和妹妹。吴昊有点疲惫的身躯再盘膝坐下,眼中的不甘、屈辱和愤怒,渐渐地被吴昊收敛起来,一会儿就消失不见。

吴昊眼中的空灵清澈重新浮现,吐过血斑白的脸拾回坚毅,鉴定,坚韧。用手抹去觜角的血迹,迅速拾起散落一地的碎晶石,紧紧地握在手中,拼命的吸收着晶石中灵气,隐隐传来晶石碎裂的响声。一会儿,吴昊手中的晶石就化为飞灰。但是这样,吴昊还觉得吸收灵气的速度不够快,便往觜里塞了几块晶石。然后,脸上浮现出一种壮士断腕,破釜沉舟的决绝,要重来一次。

晶石的灵气顺着双手往丹田凝聚,同时把月匈口淤积的气流导流回丹田,吴昊准备来一次厚积薄发,大有不成功便成仁的豪情。回流的气流在丹田处聚集,经过吴昊的一遍一遍的凝练,都有一丝液化的趋势。

吴昊头顶霞光,隐约有一丝煞气飘荡,全身光华流转,仿若流光划过天际,灿灿耀眼。

吴昊微闭的眼睛突然睁开,用尽力气吸了口气,气沉丹田,催动全部的气流,如黎明踏浪迎狂潮,夜里乘风卷浮云般冲向月匈口,月匈口那狭窄拥堵的经脉和穴位有了一丝松动,接着一口吸尽口中晶石,引导庞大的灵气团往月匈口冲,下上兼顾,左右开工,不放过一丝有可能的机会。

这时,月匈口的光晕越来越亮,月匈口的肌肉在左右上下涌动,好像又什么蠕虫在爬动一样,那还没成年的赤裸着身躯上爬满了虬髯的青筋,俊朗的脸孔异常的扭曲,在承受着非人的痛苦,披肩的长发已被大汗淋湿,赤裸的身躯上淋漓的大汗中夹带着血丝,一滴滴血色顺着觜角滴落在身,可以想象吴昊在承受多大的痛苦。

在气流一次一次的冲击下,光晕好像僵持不下,光亮慢慢减退,肌肉不再蠕动,慢慢收入月匈口,“噗”的一声好像又什么被打通。同时,吴昊张口喷出一口黑血,血滴滴落在石头,发来“哧哧”的响声,然后石块上出现凹槽,血迹消失不见。

吴昊感觉那拥堵狭窄的经脉被打开了,谨慎地运转消耗剩余的气流温润受伤的经脉和穴窍,接着运转了一个周天,经脉顺畅了,紧接着修为从引气初期提升至引气中期圆满境,只差一丝就可以突破到引气后期境界,前面冲击境界时灵气消耗过半,后气不足,不足以突破到后期。

这个结果,吴昊漠然视之,内心平静,不气不馁。

然而,吴昊的脸色慢慢凝重,内心挣扎,破败不堪,冲击一个入门期的境界,就这般困难,那冲击更高境界岂不是难如登天,高不可攀,这里面要包括多少辛酸泪,多少痛苦。

怪不得古今多少英雄含恨而终,没有大毅力、大智慧、大气运是不行的,何况是我吴昊看。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刺破天穹》仰望天穹 第19章 蜕变 刺破天穹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