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拭

《山河拭》山河市场 第八章 失镖银 山河拭主角是王正谊,高翔的小说

时间:2020-08-13 06:03:21编辑:拇阅读

主角是王正谊,高翔的小说《山河拭》此文是程小程1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高翔在众目睽睽之下擒住孙裴,心里高兴,一时忘形,忘却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江湖规矩,嘲笑道:“螳螂拳也不过如此嘛!” 孙

山河拭

>>>《山河拭》在线阅读<<<

《山河拭》免费试读


高翔在众目睽睽之下擒住孙裴,心里高兴,一时忘形,忘却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江湖规矩,嘲笑道:“螳螂拳也不过如此嘛!”

孙裴羞愤难当,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德盛武馆的当家人孙兴勃并不在馆内,一众弟子不知如何是好,都僵在了原地。

这时,顾延卿在人群外头喊道:“高贤弟,高贤弟,快住手,为你师兄抓药要紧。”

郎中上船为张士德诊病,顾延卿不见高翔回来,问到郎中,才知道高翔被人拦住了。

郎中瞧完病,开出药方。为了镖船的安全,顾延卿不敢再调动镖局的弟子,亲自随郎中上岸抓药,到得武馆门前,在人群后头见高翔锁着孙裴的咽喉,心道,这小子可真浑,师兄病在船上奄奄一息,他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与人争高争低。

顾延卿挤进人群,冲孙裴拱手道:“得罪。”说罢拉了高翔就走。

“且慢——”一位中年汉子站了出来冲高翔道:“这位小兄弟,在下看你拳脚功夫不错,不知师承何人,可否赏脸与杨某切磋切磋。”

来人是明道武馆的当家人杨见山。

孙裴被一个不知名姓的外地小子打败,败的虽是德盛武馆,伤的却是整个沧州武行的面子,唇亡齿寒,杨见山自然不肯轻易放高翔离开。

顾延卿一则身负押运商银的重任,二则挂念张士德的病情,哪里敢让高翔在此逗留,忙道:“这位仁兄,我们有要务在身,不便久留。你们都是武行的人,山不转水转,改日再找个机会切磋如何。”

杨见山冷笑道:“沧州可不是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顾延卿知道高翔年轻气盛,怕他搂不住性子,低声道:“高贤弟,今日可不是任性的时候,张镖头眼看不行了,治病救人要紧。”

高翔已胜一局,虽有再接再励之心,却也知道走镖途中争强好胜犯了大忌,有顾延卿从中周旋,正好借坡下驴,见好就收。

高翔抱拳道:“这位前辈请见谅,并不是在下惹事生非,有意在沧州撒野,只因师兄患了重病,救人心切,这才和德盛武行的师兄闹出误会,在下给各位赔不是了。”

杨见山见高翔言语还算诚恳,又有顾延卿申明有危急病人要救在先,便不好再用强,道:“既然小兄弟如此说法,杨某便不为难你,只是有一样,小兄弟要留下姓名住址,改日杨某好登门求教。”

高翔道:“不敢,在下山东台儿庄谢家镖局高翔,随时恭候杨前辈大驾。”

二人抓了药便向码头赶,看热闹的人却不散,紧随其后,一路前呼后拥,都要去看看谢家镖局的镖船。

看热闹的人大约都是一样的心理,永远的意犹未尽。他们知道本城的武术名家云集,也见惯了武术名家之间惺惺相惜的切磋,觉得无聊。忽然有人闯进来,打败了他们心目中的高人,顿觉拂云见月,原来果然山外有山。

而且这座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事罢拂袖去,不计身后名。这才是人们心目中的武林高人风采。

当然要追,要看他如何登上船头,衣袂飘飘,乘风而去。于是引得追随的人越来越多,不一时便轰动了整个沧州城。

顾延卿深知适逢乱世,高翔弄出如此大的动静,难保不被险恶之徒惦记上,他不管谢家镖局的处境,只管将船上的五万两白银顺利运回南方。因此,登上船便催促起锚。

船上的师弟们见岸上人头攒动,举目相送,都不由对高翔刮目相看,恭维道贺之声不绝于耳。

高翔自然是喜形于色,傲然立于船头,站在谢家镖局的镖旗下,向岸上挥手致意,一时风光无限。

船舱内,师弟煎了药,喂张士德服下,到了晚间,张士德出一身大汗,病便轻了许多,人也清醒过来。

顾延卿长吁一口气,放下心来,道:“张镖头,你这场病来得可不是时候。”

“是啊,多亏顾老板的药丸了。”

“可不是药丸的功劳,幸亏沧州那个郎中妙手回春。”

“过了沧州啦?没出什么岔子吧?”张士德有些紧张。

顾延卿瞧了瞧黑茫茫的舱外,欲言又止。

“顾先生有话要说?”

“没,没话,张镖头想吃点什么?我要你的师弟们去准备。”

张士德一把拉住顾延卿:“是不是我那个高师弟惹什么乱子啦?”

“倒不算什么乱子,只是在沧州与人打了一架,不过并没有吃亏,反倒让谢家镖局名号更响了。”

“他与人交手啦?”张士德说着便要爬起来,无奈身子虚弱,四肢乏力,下不来榻。

“张镖头不可再动怒,郎中说了,你这个病起自燥火,需要静养。”

张士德哪里静养得下来,眼看要进入山东境内,两省交界之处历来匪患不断,如今又正闹义和拳,不可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张士德请顾延卿将高翔叫了进来。

张士德绝口不提他与人交手的事,道:“师弟,船到了哪里?”

“师兄醒过来了?我就说嘛,您福大命大造化大,没事的,可把顾老板吓得够呛。”高翔嘻笑着说道。

“惭愧,要顾老板费心啦,也多谢师弟亲自为我去请郎中,”张士德谢过顾延卿,抬眼盯着高翔再次问道:“我问你船到了哪里?”

“师兄安心养病吧,船快得很,明天晌午应该就能到德州啦。”

“这一带并不太平,又是夜里,师弟千万不敢大意,船头船尾都派人守着……还有,多备上些现银在身上,遇上‘英子’(差人)‘混子’(土匪)多扔钱少说话……”

张士德不能行动,船上的事都得依靠高翔,因此不敢再端着师兄的架子,只能好声好气地求他收着点性子,好歹将船开过是非之地。

高翔拍着胸脯道:“师兄放心,有我高翔在,出不了岔子!”

看他这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张士德的心不禁又提了起来,等高翔出去,张士德央求顾延卿再去煎一副药。

顾延卿理解他的心情,道:“沧州郎中用得本就是猛药,哪里能不打顿的吃。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有病就得慢慢调养。你劝师弟收着性子,自己却急了起来。”

张士德隔着船板听着水声,一颗心随着船的起伏也起伏不定,他觉得这夜特别漫长,比自己这一生走过的所有的路都长。

夜越来越深,顾延卿合上眼,渐渐响起鼾声,张士德不敢睡,可又由不得他,晃动的船体像一个摇篮,不知不觉将他摇进了梦乡。

运河两岸全是庄稼地,大片的高粱已长过一人多高,夜风一吹,沙沙作响,如同有千军万马呼啸而过。

船头的马灯在风里摇曳,忽明忽暗。船工光着膀子,露出一身结实的腱子肉,汗珠子像晶莹的珍珠般冒出来又滚落下去。

高翔和两个师弟坐在船头,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笑话,笑声荡到岸边,又被风吹了回来。苦寂的走镖路上,实在找不到别的乐子,高翔提议两个师弟掰手腕定输赢,赌的是输者在船头拿大顶。

叫黄义的师弟败下阵来,他比高翔大两岁,但入师门却比高翔晚一年,习武已近十年,基本功异常很扎实,也常在摇晃的船上拿大顶,因此不惧。

黄义两手抓稳了船帮,头冲下将身子慢慢支起来。运河上夜里的商船并不多,若有则是几条头尾相接的运粮船,像谢家镖局这种单个的独行船,一般不在夜间行走。

运河在前面兜了一个弯,黄义的身子左右摇摆两下,险些倾倒。河湾尚未过去,前面突然出一道河岔子,黄义看到由河岔子里箭一般地划出两条小船。

黄义惊呼一声:“小心着点,前面有船过来……”

话音未落,一条小船先顶到了镖船的船头,船身一震,黄义掉入水中。

高翔不及反应,另一条小船也靠住了镖船船尾,接着便有四五个蒙面黑衣人飞身跃上舢板。

黑衣人有备而来,船工和镖师们却正一心意关照镖船过弯。黑衣人跃上船头的同时,各自看准了目标,抬脚踢出去,船工和另一个师弟已然落水。

高翔忙俯身去抓搁在船板上的刀,黑衣人的刀却比他快,明晃晃的利刃横在了他的脖颈上。

“不动就不要你的命!”

高翔感到脖颈一丝冰凉,慢慢直起身道:“朋友……”

“嘘……”黑衣人示意他不要出声。

高翔被刀逼住,两个黑衣人快速下到船舱,将仍在酣睡的顾延卿和张士德都绑了。

领头的黑衣人打了一声呼哨,接着一阵水响,河湾里又驶出几条船,团团围住镖船,再上来十几个人,一转眼的工夫把装满白银的镖箱都搬到了小船上。

运河很快恢复了平静。运河本就平静,不平静的是这个夜晚。

镖船上的马灯依旧在夜风里摇曳着,忽明忽暗。谢家镖局的镖旗被风吹得呼呼作响,声音传到船舱里,张士德仰天长啸,像一只被风困住的野兽。

山河拭

山河拭

主角是王正谊,高翔的小说《山河拭》此文是程小程1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高翔在众目睽睽之下擒住孙裴,心里高兴,一时忘形,忘却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江湖规矩,嘲笑道:“螳螂拳也不过如此嘛!” 孙

作者: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

《山河拭》章节免费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山河拭》山河市场 第八章 失镖银 山河拭主角是王正谊,高翔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