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妃杏贞传

《懿妃杏贞传》后宫懿妃传电视剧 第9章 曾经的胡同串子 懿妃杏贞传总受

时间:2020-04-23 00:10:17编辑:拇阅读

《懿妃杏贞传》是佳尔楠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懿妃杏贞传》精彩章节节选: 杏贞算是明白了,这两个都是被别人挑剩下,实在打发不出去的劳动力。也对,稍微正常点,有好出路的,谁愿意来这冷宫一般的储秀宫呢! 半

懿妃杏贞传

>>>《懿妃杏贞传》在线阅读<<<

《懿妃杏贞传》免费试读


杏贞算是明白了,这两个都是被别人挑剩下,实在打发不出去的劳动力。也对,稍微正常点,有好出路的,谁愿意来这冷宫一般的储秀宫呢!

半个时辰不到,安德海去而复返,又给她送了几个宫女过来。

竟个个都是熟面孔。

玲子,毛毛这些西单牌楼劈柴胡同的好姐妹齐齐向杏贞行礼:“奴才给兰答应请安。”

“免礼。”杏贞刚刚说完,对面几人就飞快起身,毛毛嘻嘻哈哈地走上前:“真真好久不见了,杏贞……”

杏贞一楞,身旁的玲子已经先她一步发难:“毛毛,谁准你这么叫兰答应,难道分不清上下尊卑吗?”

毛毛瘪了瘪嘴:“咱们从前都是一块儿在胡同里长大的呀,难道兰答应全都忘了?”

同样是女人,马佳氏和瓜尔佳氏几乎是天壤之别。奕訢恨不得立刻拿起鸡毛掸子把马佳氏打一顿。马佳氏发现奕訢进来了,装腔作势地把玩手上的戒指。

奕訢大叫:“来人,把这东西拿走,痞里痞气,成什么样子。”一个婆子赶忙冲上来,夺了马佳氏的怀表。马佳氏好不容易地个稀罕玩意,这么快就被抢走了,心理有些泄气,又想着好好表现,或许一会还能拿回来,马上老实了。

马佳氏低眉顺眼:“六阿哥。”

奕訢看一脸的卑微谄媚,十足的下人模样,心火肆虐。

奕訢深吸一口气,平缓一下心绪:“马佳氏,今天你就要跟我回去了,回去之后要安分守己,我会挑个好日子,带你叩拜福晋。”

奕詝问:“那我娘呢?”旁边的一个婆子的脸拉地老长,一个劲地给他使眼色。

奕訢说:“你娘最盼着你认祖归宗,你回城好好过日子就是给她尽孝了。当然,白天的时候家里的下人会带你来这里,傍晚再带你回去,你仍然可以守着你娘。”

马佳氏想着比在家里挨饿强,就痛痛快快答应了。

奕訢说完就乘小轿走了,马佳氏粗略地收拾了一下包裹,其实她家已经几乎到了家徒四壁的程度,本没有什么好收拾的。

只是管事的拿捏着时辰,必定等到奕訢回府之后才带马佳氏启程,这才磨蹭了许久。

准备出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爱新觉罗的人来传话说,明天再去,今天好好教教奕詝礼节和府里的布置,不要一回府就闹了大笑话。

还带来了精致的饭食,有七八个菜,粥、汤、馒头、米饭,一应俱全。马佳氏吃地热泪盈眶。

管事的在纸上画出紫禁城的平面图,一边画,一边介绍:”九便过,七进深,大大小小十来个院子。这一进右边三开间是花园、餐厅、祖厅、赐福楼。

中间两开间是永福堂,是老太太住。左边两开间是老爷和夫人住,叫嘉仁堂。这边是花园,这边是紫衣巷,后边是厨房,佣人房……“

天已经黑透了,奕詝吃饱了饭就想睡觉,管事的一个劲地地说,婉贞虽然云里雾里的,却也只能一个劲地点头。

管事的瞪着两眼,怒气冲冲,使劲敲了一下奕詝的后脑:”明天就回府了,连家里的路都不认得,在家里迷路、丢人再被赶出来,看你怎么办!“

“被赶出来!“听到这句话,奕詝醒透了,为了不再出来受苦挨饿,被胡同里的其他孩子欺负,婉贞突然振奋了精神。

管事的又开始讲礼节,这紫禁城不愧是大家族,亲戚就是多,管事的一讲就讲到了三更天。

婉贞刚睡了不到两个时辰,管事的就将他叫起来了,婆子们给他梳洗打扮,将他的行李包裹都安置到马车里。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马车上,管事的眼睛直勾勾得盯着奕詝。婉贞像念经的小和尚一样:“福晋万安!……”

于是杏贞自小就过于敏感、卑微,在家有忍受硕色大人时而电闪雷鸣时而狂风骤雨的暴脾气。

人家的一句话都要琢磨半天,自己的一个行动都要思前想后好几遍,正应了那句“吾日三醒吾身”。

杏贞一个十三岁的孩童整天就要琢磨着这些事,可想而知杏贞的生活过得何其不自在。坐在轿子上,杏贞瞪大眼睛仔细观察。

进了城走了半天,就见街北蹲着两个大石头狮子,门前坐着十来个穿戴华丽的人,正门上有一块匾上面写着“紫禁城”,几个金灿灿的大字。

杏贞的轿子没有走大门,而是进了西边角门。轿夫抬着走了几百米,就放下轿子退了下去。接着有几个穿戴整齐的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上来抬起轿子。

走到雕有低垂大花的内院门前,小伙子们也退了下去。迎面走来了一群丫鬟婆子。

这才刚进门杏贞就被这繁琐冗杂的进门过程给震撼到了。呵!这排场。院子里的雕梁画柱、复杂的文案装饰就,在大宅门的胡同里转来转去,终于到了五间上房。

台阶上,坐着穿得花花绿绿的丫环们,有的忙迎上来,有的忙去通报:“杏贞姑娘到了。”

杏贞一进门,就见两个人搀过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妇人,不用介绍,一猜就是家里的老佛爷钮钴禄氏。这老妇人就是马思喀和奕訢的额娘。

见了老佛爷,杏贞刚想下拜,老太太一把将她拦住,扶了起来。

看到如此小的孩子这般苦楚,满屋子的人都擦起了眼睛。虽然这些人里面有真被感动的,有联想起自己的苦难的,也有一些是做样子的。

老佛爷看到这样一个晶莹剔透的小娃娃痛哭,自己也不禁伤感起来。一老一小抱在一起大哭起来。大家伙一个劲地劝和,两个人才勉强止住哭声,杏贞才好好的行了礼。

叶赫那拉氏给她介绍在座的亲戚,比如大伯妈、二伯妈等等。叶赫那拉氏又吩咐:“叫几位小姐过来吧,有客人来就不用去上书房了。”过了一会儿,几个奶妈和丫环陪着三个姑娘走了进来。

第一位,长得不高不矮,温柔沉静。正是麝雪!第二位,聪明伶俐,神采飞扬。就是回雪!第三位,还没有长足个儿,当然就是霁雪了。

女孩儿们没有小姐架子,年纪又差地不多,叽叽喳喳,很快就相熟认识了。

大家坐下来聊起天儿,说来说去,就又说到杏贞身上,叶赫那拉氏又感慨杏贞自小就没有了额娘,小小年纪在外吃苦。大家又一顿劝和。

看杏贞的身子潺弱,瘦骨嶙峋,大家就问她是不是生了什么病、吃什么药。

杏贞说她从不会吃饭就开始吃药,请了多少名医都没办法。琼州有个乞骸骨的老御医说,她的病一辈子不能好。

现在,只能吃着人参丸慢慢养着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很大细嗓音的说笑声:“我来晚了,没有迎接远来的媳妇儿,真是罪过啊!”

杏贞面色一沉。

私底下,她们当然可以没大没小,与她共诉儿时一块当胡同串子情谊。

问题是安德海还没有走,他还饶有兴致的在一旁看着,她们怎能在这个时候,一口一个杏贞,就仿佛她不是主子,而是一个地位跟她们差不多的下人。

宫中最重上下尊卑,事情若是传出去,没人会觉得她对待下人和蔼可亲,只会觉得她奴性不改,没半点主子的威风,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久而久之,谁还会拿正眼看她?她还怎么在后宫立足?

但一时半会,又不好对她们发火,只得淡淡一笑:“玲子,我累了,先进去休息。”

这也不算托词,她风尘仆仆,从圆明园搬进储秀宫,的确有些乏了,是时候养足精神,然后再琢磨对付她们的法子了。

玲子却没她那样的耐心,送走安德海,她立刻对毛毛等人发了火:“毛毛,你刚刚是怎么回事?”

“玲子,你怎么了?”毛毛明知故问道,“去年内务府选秀,我们几个留用宫里成了宫女,如今好不容易重新聚在一起,你不高兴吗?”

“高兴?”玲子简直想要呸她一脸,“这里是储秀宫,兰兰答应如今是咱们的主子,你当众直呼其名,分明是以下犯上,她没有严惩你,就已是格外开恩了,你还不知悔改!”

“她哪敢?”毛毛语笑嫣然,竟有些有恃无恐道,“兰兰答应刚刚入宫,自然要树立仁德的名声,若她公然惩罚从前长春宫的同僚,只会让人说她忘本。”

听了这话,玲子差点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毛毛,你可别太过分了!”

一群宫女倚在一处,嘻嘻哈哈的看着她,显是已经提前抱成一团,共同拿捏杏贞。

这种强奴压主的事情,在宫里头也不算少见。

一些要出生没出生,要后台没后台的主子,往往活得不如身边奴才,每个发下来的布料月例,统统被身旁的奴才给克扣走的,有些过得特别凄惨的,竟连口热饭都吃不上,还要吃奴才剩下来的残羹冷炙。

玲子不知道毛毛是不是也打了这样的主意,但见她眼珠子一转,忽然对她笑得亲切:“玲子,你比杏贞资历久,又生得美貌,做她身边的应声虫多可惜呀,她可以做兰答应,你为什么不行?”

这贱人!竟想挑拨离间,将她也拉到她们那小团体里去!

玲子气得浑身发抖,冷声道:“毛毛,兰答应是什么性子,你比我更清楚,我劝你最好别惹事,否则的话,谁也救不了你!”

毛毛笑容一僵,似是回想起杏贞当年在胡同里的泼辣。

姜只会越来越辣,手段只会越来越狠。

毛毛终不再那么有恃无恐,只敢嘴里嘟囔几句:“皇上把她发配来储秀宫,这里可是最冷僻的宫殿,十年都见不着圣颜,这样一个人,有什么好怕的……”

毛毛说的,竟一语成谶。

储秀宫果是最冷僻的宫殿,杏贞入住之后几乎从来都见不到奕詝的面。

宫人们渐渐心

懿妃杏贞传

懿妃杏贞传

《懿妃杏贞传》是佳尔楠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懿妃杏贞传》精彩章节节选: 杏贞算是明白了,这两个都是被别人挑剩下,实在打发不出去的劳动力。也对,稍微正常点,有好出路的,谁愿意来这冷宫一般的储秀宫呢! 半

作者: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

《懿妃杏贞传》章节免费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懿妃杏贞传》后宫懿妃传电视剧 第9章 曾经的胡同串子 懿妃杏贞传总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