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非得已爱无悔

《情非得已爱无悔》情非得已小说在线阅读 第十三章:突发状况 情非得已爱无悔同志

时间:2019-08-07 18:06:44编辑:拇阅读

完结小说《情非得已爱无悔》是米小路最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薛宗昌,龚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正在薛宗昌和文深有聊有关连富干洞时的情况时,忽然停电了。文深有自言自语道︰“哎呀,停电了。”不过幸好有文深有抽烟用的小蜡烛,他们并

情非得已爱无悔

>>>《情非得已爱无悔》在线阅读<<<

《情非得已爱无悔》免费试读


正在薛宗昌和文深有聊有关连富干洞时的情况时,忽然停电了。文深有自言自语道︰“哎呀,停电了。”不过幸好有文深有抽烟用的小蜡烛,他们并没有顿时陷入黑暗之中。一直以来,刚开始抽水这几天停电是薛宗昌最不希望看到的事实,可还是发生了,外面一片漆黑。而文深有的语气好象并不怎么吃惊,难不成以前经常停电?薛宗昌担心地问︰“怎么文深有,这儿经常停电吗?”文深有眉头一锁道︰“哎呀,去年常停,可是今年一直没停过电,大概不会时间很长吧?”薛宗昌走出屋子,向北看去,北面却依然是灯火辉煌。“哎,文深有,不对呀?”薛宗昌急忙折回屋子。“怎么了,薛宗昌?”文深有连忙放下手里的烟锅。“怎么只有我们这里停电?人家北面都有电呢!”“不会吧?”文深有有些不信。薛宗昌急道︰“不信你出来看看,往北都有电。”“哦——不可能,”说完文深有起身随薛宗昌来到屋外。“这不是吗?你看。”薛宗昌指着北面的灯光。随着薛宗昌指的方向,文深有定定地看了会儿,并没有吃惊的反应。反而很断定地说“哎,那边用着大金矿的电,跟我们不是一条线路。”“不是一条线路?可难道停电的这条线路只有我们一家不成?”薛宗昌有些奇怪。因为北面的灯光一点没比原来的少。文深有话腔一正说︰“哎——这你就不懂了,人家都有发电机。大线一停电就自己发电。象北面张游轩那里,跟我们用的是同一条线路。他们就是自己发的电。你听——那不是柴油机吗?”薛宗昌仔细一听,果然有柴油机的轰鸣声,可是这里没电的事实并改变不了。怕薛宗昌着急,文深有又安慰薛宗昌说︰“你放心回去睡觉,不会停的太久的,要不了两三个小时,肯定就来电了。”本来想等着来电的,可是听文深有说可能要两三个小时,想想又没这个必要,抽水的事有雷功力盯着,不会有什么问题,索性睡觉也好,于是薛宗昌并没做什么就回屋里睡觉去了。第二天一早,薛宗昌早早的醒来,看看表已是六点半了,伙房里刚开始做饭,走出屋门,刚好涛子出来拿木块引火。“哎,涛子”。薛宗昌招呼道。涛子应道︰“起来了掌柜的”。“你怎么才做饭?”薛宗昌有些不满地训斥道,“以后要早起一点。”涛子急忙解释说︰“掌柜的,我起来的倒不晚。五点多就起了,本来做饭是蛮赶趟的,可是停电水泵没抽水,我到北面选厂去推的水。所以耽误了些,我以后早点起就是了掌柜的。”“什么,还没有电?”听说昨晚一夜没来电,让薛宗昌吃惊不少。涛子摊摊手说︰“是的,掌柜的,这不,风鼓也没法用,只好烧点碎木块什么的。”这时,薛宗昌才注意到厨房锅底下塞满了着地正旺的木材。看来,该去当流通知龚谷培修发电机了,早饭一时半会儿怕是做不好了,薛宗昌回到屋里,告知雷功力一声后,匆匆地离开,直奔西边的公路。在公路上等到车后,就坐车去当流了。来到了当流,本来薛宗昌想先去找龚谷培,可是想想大线停电,龚谷培不见得有辙,再说龚谷培昨天没上洞,今天也该来了,于是买齐了菜、肉等物品,薛宗昌就立即返回了洞上。上午一直到十一点多才来电,但龚谷培却一直没来,直到下午两点多,当薛宗昌准备再下当流的时候,龚谷培和吴细付终于坐着一辆农用车姍姍而来。下车之后,龚谷培径直走到水管边看看,然后走回来问薛宗昌︰“开始抽水了?薛宗昌听这口气,敢情现在刚开始抽也好象不吃惊,语音有些不快地说︰“昨天凌晨两点钟就已经开始抽了。”龚谷培面带喜色地自言自语︰“噢,昨天早晨就开始抽了,这么说,到现在抽了一天多,快一天半了,水位应该下去不少了吧?我看这水流挺大,比连富干时能大一倍多。”薛宗昌话里有话地说︰“哼!是应该下去不少了,这才开了一台潜水泵呢!要是电压够的话,两台全开水位下的更快。”“噢?这才开了一台泵?怎么,光抽水电压也达不到吗?”这回听龚谷培的话音有点儿急了。薛宗昌不屑地一笑平静地说︰“如果只是电压不够,倒也无所谓,一台抽下的也挺快。可是昨天晚上停了电,直到今天上午十一点多才来电,抽的时间还不如停的时间长呢!”“噢?——停了这么长时间?按说不会呀?今年一次电也没停!”龚谷培显得有些不信。薛宗昌乘机说︰“龚谷培,我看该把发电机修起来了,停电不停电也不是我们说了算的事。如果常停电,抽水干脆是白白地浪费电,昨天早晨开始抽水,抽了半天,停电倒差不多有一天,这不是白抽了吗?”听了薛宗昌的话,龚谷培答应了一声,“哦——”脸木讷地动了动问︰你没看看,这个发电机得多少钱能修起来吧?”薛宗昌说︰“大约得一千多块钱,我已经看过了,再说即使再多一点,也得修起来备用。”听说修发电机要一千多块,龚谷培心痛地说︰“哎哟,要一千多?”稍微一停之后,又说︰“哎,薛宗昌,这发电机不用修,修了一般也用不着。这儿的电非常正常,一般不会停电。象这次这种情况保准以后不会再有了。”说话非常中肯,也不知是为了打消薛宗昌修发电机的念头,还是他能管着电业局。这时,旁边听着的吴细付说话了。“哎,薛宗昌,我说句话,不知说了对不对?对呢?你就接受,如果不对呢?就当我没说。你也知道,对于洞子,我是外行,不管说的对不对,你都别有意见。”薛宗昌闻言说︰“没问题,吴细付。有什么话你尽管说。什么有意见没意见的!”“好,那我就说了。”吴细付轻咳一声接着说︰“这么着,薛宗昌,对于洞上管理呢?我听龚谷培说你是个内行。”“吴细付,你可别这样说,我不过干的时间长一些而已!”薛宗昌连忙打断吴细付的话,心想这老头一上来就又是客气,又是给自己戴高帽,后面的话肯定对自己不利,还是先挡下的好。“哎,这么说不对。薛宗昌,咱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不,一来那天,我看你跑电焊,连焊帽都不带,我还从来都没看见呢,跑电焊时,我连看都不敢看,有一次看了看,把眼“打”了,真遭了好罪。嘿嘿……”说到这里吴细付自己笑了起来。“那没什么,有什么话你说吧!”薛宗昌也笑了笑,为了接下来要说的几句话,这个吴细付,还真是费了心机,但从他诚恳的表情看,也很难说他的话不是发自肺腑的。“好,薛宗昌,那我就说了。”吴细付停止了笑声,正了正脸色说道︰“是这么回事,对于洞上呢,你是内行,我和龚谷培都得听你的,对于花钱呢?郭大哥,郭峰裕临走时包括在家时再三嘱咐,花钱一定要听龚谷培的,龚谷培说不用修,肯定有他的道理。最起码,可以剩下这一千多块的维修费,咱用于别的地方,当然,如果能耽误生产,则另当别论。你说呢?”这番高论,让薛宗昌无话可说,是的,既同意龚谷培的意思来省下这一千多块的维修费,又想不耽误生产,薛宗昌是没有这个能力的,唯有希望供电局的工作能应了龚谷培不停电的话,眼前看来只好这么做了。想到这儿薛宗昌说︰“那好吧,我只是提出建议,决定权在你们手里,你和龚谷培看着办吧!”“哎,薛宗昌,你找人把钻机从车上卸下来。”龚谷培忽想起车上捎来的钻机。趁卸钻机的工夫,薛宗昌向龚谷培提了提电机.油毡纸等一些要买的物资,龚谷培要薛宗昌明天上午下当流,一起购买,他还有别的事,然后就匆匆离开了。第二天,薛宗昌早早的起来,顾不上吃饭,就直奔当流镇的物资招待所找龚谷培。来到招待所,龚谷培他们刚吃完饭,告知我昨天有个临汗的工人在A市打电话给我,正说着,龚谷培的手机又响了,龚谷培拿起手机,看了看号码,“唉,又来了,就是昨天那个人。”薛宗昌估计一般会是易喜钢。接过电话一听,果然是他,原来他坐车去A市准备从那儿来镇安。没想到在A市遇到了扒手,走不了了真是叫我哭笑不得,虽然跟薛宗昌取得了联系,但薛宗昌远在镇安,鞭长莫及,只能嘱咐他想法到招远再说了。”龚谷培告诉我。里仁的车明天将戴着,我的水管和小槐三到达,剩下的工人和蒲问童等后天也将坐火车赶来,这是一个不错的消息,人马到齐,薛宗昌的信心也越来越足,好象看到了不久以后洞上的繁荣,心里很是欣慰。从招待所出来后,他们就近到庄谚联的门市部买了卷油毡纸,然后租了辆车往市场内走去。准备去买钻机配件以及钻杆钻头什么的,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龚谷培突然喊到︰“哎,停车!薛宗昌你和吴细付先在这等会,我和司机去趟黄金公司,有点事情我差点忘了。”“行,那我和薛宗昌先在这里等着,你去办吧!”吴细付招呼薛宗昌下了车,龚谷培和司机又掉头朝来的方向驶去。“走,薛宗昌,咱找个地方坐坐等等,正好我也有些话想跟你说说。自从来镇安之后,除了龚谷培,我就剩认识你了,跟其他人说不上话,闷的很。龚谷培呢,人家是领导,我处处得听他的,我这个人呢又有点贱脾气,不管什么事只要我觉着不对,我就想说说,一说呢龚谷培就不爱听,所以我跟龚谷培常抬杠,我看你这个人还行,脾气挺好,所以有些话想跟你说说。”边说边拽薛宗昌到信用社门口的台阶上坐下。听吴细付说,他和龚谷培经常抬杠,薛宗昌很感兴趣,想听听这两个岁数相仿的人为啥老是抬杠,于是跟吴细付到台阶上坐下。没等薛宗昌坐稳,吴细付迫不急待地讲了起来。“哎,薛宗昌呀,咱都是招远人,出门在外,都应该站在同一个立场上你向我,我向你,咱共同来对付镇安人是吧!尤其咱是跑出去几千里地来投资的,咱这钱更不能轻易的叫镇安人抠去,你说是吧?象你还比我强一点,自己能做自己的主,而我不过是人家郭峰裕来这儿管钱的挣工资的。郭峰裕信任我,我就更不能随随便便地给他把钱花没有了是吧?”“对对对,那当然。”薛宗昌随便地应着,事实上吴细付根本没给薛宗昌说话的机会,就又开讲了。“这不,薛宗昌,你说镇安这些人都会干什么,象丘逞辉、孟泳娟、还有岳宇序这几个整天只会喝酒,我来了没几天,不知道说的对不对。——你看,丘逞辉他们,我从没看他们上一次洞,更不用说投一分钱了。上饭店吃饭也从来没付过一分钱,我真是看见他们烦死了,龚谷培还成天拿他们当个宝似的,我说说就嫌我唠叨,因此我们俩就经常抬杠。这不,昨天晚上又吵了一架。不过,吵架归吵架工作归工作,事后谁也不能往心里去,你说是吧?”这个吴细付,真不愧会计出身,精明的很,连吃饭都会算计,根本不考虑人情关系,把跟丘逞辉等人的合作算计的是点滴不漏,薛宗昌心想也难怪龚谷培会嫌他唠叨,换了自己兴酗会。这老头掌握财权,不让他理顺了,以后的生产恐怕也不会顺利,得开导开导他,想到这儿薛宗昌道︰“吴细付,其实你也不用觉着有啥不理解,人家丘逞辉他们现在就是因为没有钱才引别人来投资的。再说洞上管理的人也是咱们F地的,人家根本就没必要操太多的心。你又何必看不过呢?”见薛宗昌并没有什么赞同的意见,吴细付不由摇了摇头叹道。“哎呀——,你真行,倒是好脾气,一点也不觉得怎么的!”。薛宗昌听这老头话里有话,便一正脸色道︰“不能这么说,吴细付。咱们毕竟是到了外地,不是咱们F地,首先咱们就该跟当地的人把关系搞好。再说,人家丘逞辉等人是跟咱们搞合作,又不是来骗咱们,计较的太多了也不太好,是吧!”吴细付一听薛宗昌的话语有点激动,连忙说;“对,你说的也有道理,龚谷培也这么说,可能就是我这个人脾气不好,不行以后就得学着点,少管闲事,省得丘逞辉直说我和龚谷培是“刁民”。嗨——你可别说,我看丘逞辉,还有孟泳娟他们都对你印象不错,挺好,没有一个说你不字的。”这些话让薛宗昌有些好笑,说实在的,薛宗昌这个人大方实在,一般不会让人看不起的,而斤斤计较的人不管是为商业利益还是为友情,薛宗昌都讨厌得很。“刁民”二字形容他们还真是再恰当不过了。龚谷培的车要是不来,吴细付大概还会说个没完,眼看龚谷培的车到了跟前,这才急忙说︰“车来了,咱不说了。咱俩谈话,哪说哪了。你不要跟龚谷培说,等改天咱俩再好好聊聊。”薛宗昌点头一笑,真是服了他了。上车之后,他们先到一家卖空压机及配套产品的店铺,买了几根钻杆和钻头什么的,出来的时候。龚谷培告知薛宗昌旁边不远处就有一家招远老乡开的门市,卖选矿配件,听龚谷培的口气,不用说肯定又是老关系了。随后,他们在一家商店采购了些生活用品,尤其是多买了几袋面,出门的时候薛宗昌数着车上的东西,“噢,对了——”薛宗昌一拍脑袋,想起忘记给工人们捎几条香烟了,急忙返回商店。买了烟后,龚谷培突然有电话找,接完电话后急三火四地说︰“哎,薛宗昌,电机什么的今天就不要买了,你自己先回去吧!我和吴细付有事要办,电机什么的暂时用不着,以后再说吧。说完付给了司机车费,就匆匆地跟吴细付走了。回到洞上还不到中午。薛宗昌不愿看到的事实又发生了,大线停电,一部分工人的情绪受到了影响,尤其是毕天根一伙人,显然有些坐不住了,两个浙江的钻工在征求薛宗昌的同意之后到北面张游轩的洞上顶班去了。毕天根来到薛宗昌的屋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一进门薛宗昌就知道准是为停电耽误抽水,他们没活干呆不住一事,可是雷功力前天安排他们干零工没安排动,薛宗昌就一直琢磨这几个人心态如此,多半干不到好处,弄不好这几天可能在观望,这一停电,心恐怕要活,这样的工人不能纵容,便故意装作没看见,等着这小子先说,站了一会儿,毕天根开口问︰“老板,这电大约要停多长时间?”“一般不会太长吧,你有啥事吗?”薛宗昌尽管心里对停电多久没底,可也只好装作没事般地安慰他,同时也安慰自己。毕天根道︰“事倒没啥事,可如果长时间停电,这水一时半会儿抽不上来,伙计们都着急了,直和我唠叨。”薛宗昌装作不经意地一笑,淡淡地说︰“噢,都唠叨些啥,你说来听听。”毕天根道︰“其实倒也没说啥,不过是嫌没活干,挣不着钱,手里没钱花呗!”听完毕天根的话,薛宗昌放心不少,说︰“就为这个?那好办,你跟伙计们解释一下。这个停电嘛,是特殊情况,着急是应该的,我也很急,不过不会总停的。这里的电很正常,再说,实在不行,他们这里有发电机稍微一修就能用。要活干嘛,也容易,这几天的活基本都是别人干的,咱虽然没能正常生产,但是一些零活还是有的。只要你们愿意干,我让雷功力调整一下,尽量让你们这伙人多干点零工,至于花钱嘛,大家都是出来受苦挣钱的,在没正式干之前,有饭吃就可以了,花什么钱?”毕天根似乎倒也实在,说︰“你说的是,老板。我也是这么跟伙计们说的,让他们先干点零工,保证生活费。可伙计们干包活干惯了,都不愿意干零工。”这几句话听似发牢骚,实则是在给薛宗昌加压。“不愿干,那我可没办法了!吧个零工至少可以保证生活费还略有剩余,都是些老工人了这点道理还想不通嘛?”薛宗昌把脸一拉生气地说。这批工人也太不踏实了。见薛宗昌生气了,毕天根说话的语气小心起来,马上转变语气说︰“不行我回去再劝劝伙计们,可是老板,你不抽烟你不知道,伙计们都好几天没抽烟了,实在是难以忍受。”听到他们要烟抽,薛宗昌的气似乎消了不少,明白这小子说得不假,说︰“噢,对了,要烟抽是吧,不说我倒忘了,我已经给你们买了烟。”说完,薛宗昌拿出烟递给他,毕天根欢天喜地地走了,临走表示一定让伙计们积极干活。当天晚上,也没能来电就又从黑暗中度过一个晚上,文深有上来时见到又停了电,也是很诧异,但仍然表示这里的电,今年以来,没停过,可能是电业局普查线路也说不定。毕天根一伙人自毕天根拿回烟去之后,似乎再也没什么不满和牢骚,另一伙人没什么反应。詹耿如跑来找到薛宗昌,象办自己的事似的对薛宗昌说,不行咱把发电机修起来,自己发电。让薛宗昌颇为欣赏他的脾气和个性,觉得这个人很有特点,遇事不急不躁,不发牢骚,着眼解决问题上与自己有几分相象,很有点可爱之处。第二天依然没有电,所有的人都觉得很无聊,大部分工人都在屋里躺着,小部分人围在一起打牌,雷功力早就耐不住了,凑了过去。薛宗昌却连看的心思也没有,想想这个抽法不知道多少天才能抽干净,工人的情绪受到影响,又想到从家里临走的时候,自己答应田芝诺顶多五六天以后就回去一趟,现在看来,不知何时才能回去,越想越烦,索性全部抛开,睡它一觉打发打发时间。

情非得已爱无悔

情非得已爱无悔

完结小说《情非得已爱无悔》是米小路最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薛宗昌,龚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正在薛宗昌和文深有聊有关连富干洞时的情况时,忽然停电了。文深有自言自语道︰“哎呀,停电了。”不过幸好有文深有抽烟用的小蜡烛,他们并

作者:状态:已完结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情非得已爱无悔》情非得已小说在线阅读 第十三章:突发状况 情非得已爱无悔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