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文成公主

我不是文成公主

缘不可求作者

古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发布时间:2019-08-19 00:09:18

在线阅读

《我不是文成公主》作者:缘不可求,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骆宾王,文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没有多会儿,就听外边侍女回道:“皇上,袁先生已到。” 袁天罡行完礼,太宗亲自站起虚扶他,并笑道:“昨天还听武才人说起袁先生,这才

《我不是文成公主》免费试读

没有多会儿,就听外边侍女回道:“皇上,袁先生已到。”

袁天罡行完礼,太宗亲自站起虚扶他,并笑道:“昨天还听武才人说起袁先生,这才知道原来先生还是武才人的老师,倒叫朕意外。”

袁天罡微一低头:“让皇上取笑了。”太宗转而看了看我,又道:“朕看武才人的见识就不一般。我这个文成公主来自民间,聪明伶俐有余,学识才情稍缺,如袁先生不嫌弃的话,可否也能教导一教?”这句话说完,就拿眼瞅着袁天罡,意思已是很明显了,想要袁天罡做我的老师,把我教成一个知书达礼、见识不凡的大唐公主。

袁天罡抬起了头,没有立即答话,只是面无表情的平视着前方,我不知怎的,心里竟然有些紧张——也不知是想他拒绝还是想他答应。

“天罡人微,不敢他想。”

太宗满脸真诚:“先生不必自谦,有先生教导文成,文成他日必将名善天下。”

太宗真会哄人,我倒宁愿是骆宾王做我的老师。

袁天罡看了我一眼,又低下了头:“不知公主可愿意?”

太宗却不等我说话,就笑道:“这个朕说了算。现在文成年纪还小,就得早早做起,这样才不会辱没了公主的身份,以后才能找个门当户对的豪门公子做附马,哈哈哈哈。”

我觉得脸有些发热,袁天罡头也未抬道:“天罡愿任皇上差遣。”

我叫道:“父皇,我不要找什么附马,我要一辈子在父皇身边陪着父皇。”太宗笑意更浓:“哪怎么能成?”

明达也是拉了拉我:“姐姐这是说的气话,等姐姐有了心上人,就不会这么说了。”

太宗点头,“对,文成,如果真的有了那么一天,你要告诉父皇,父皇以前没能疼你,这以后你的终身大事,父皇一定不会叫你委屈。只要你看上了哪家的公子,父皇为你做主。”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太宗,“当真?“

霎时,十几双眼睛都看向了我,太宗敛住笑问道:“你?已有心上人?”我急忙摆手:“不是的,我只是,想要向父皇要几个人。呵呵。”

“这个容易。”

“还想要一处院房。”

“你就直说吧。”我想了想措辞,道:“相思楼里的那几个姑娘,本也不关她们的事,父皇就开恩放了她们吧。”

太宗奇道:“朕没抓她们啊。”如此甚好。

“那相思楼被封,反正也是闲着,我想要了,做我的宅子。”

太宗略一沉吟,点头:“好。此事父皇会交待下去,不日将为你重新修缮,相思楼从此改名为离骚居。”

我大喜:“好名字。”明达也笑。

太子看了看帘外,见有侍女进来,问道:“可是骆公子带来?”侍女说是。

太宗挥了挥手,说道:“你们,都先出去吧,朕和明达,要和骆宾王单独谈谈。”

我心头突的一跳,说不出来的难受。

我随着他们到了院子里的花厅上。心中一直想着屋内的三人,也不知太宗会和他们说些什么,直觉告诉我,我和骆宾王这次是彻底的没了希望。

太子叫了好几声,我才听见,太子看着我:“雪雁,你没事吧?怎么脸色这么难看?不舒服吗?”

我无精打采的摇头,袁天罡默默的倒了杯茶,放到了我的面前:“公主Xing情浮躁,不利于心。从明天开始,天罡随公主做书法以磨练Xing子。”

我无从驳起,直得转移话题:“刚才父皇说武才人,是谁啊?”

李治答道:“是武媚娘,昨天刚封的才人。”

果然不差,是武则天!

太子道:“此女子不仅容貌秀丽,心智更是高绝。原本以为她一心想要攀四弟的枝,没想到竟能打动父皇,不简单啊。”

我抬眼看了看袁天罡,故作不经意的道:“如此说来,这个媚娘可真是个妙人儿啊。”

袁天罡神色漠然。

忽然听见室内“哗啦”一声响,是杯子被摔碎的声音。

我们面面相视,不知发生了何事。片刻,骆宾王出来,却是看也没看我们,径直走了。太子愣了一下,急忙就追了过去。

我本待也要过去的,可是却在此时,太宗也出来了,满脸的怒气:“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李治问:“父皇,发生了什么事?”

太宗慢慢的吸了口气:“朕本想给他一功名,好叫他配得上明达。哪知他不识抬举,说什么男儿志在四方。放着好好的荣华他不享,偏要到什么边塞受罪。真是气死朕了。”

一个宫女跑了出来:“皇上,不好了,公主她,又晕过去了!”

我第一个冲了进去。太宗还在外边大声叫着:“太医,太医呢?传太医,快!”

约莫半柱香的功夫,晋阳在太医的治疗下慢慢的醒转了过来,几个太医这才舒了口气,忙忙的擦拭着汗。一个资格有些老的太医对太宗说道:“皇上,恕微臣多话,公主的身子已是大不如前了,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不要再刺激,遇事不可太激动。凡事还是平稳些的好。”

太宗点头,让李治、袁天罡和太医们先退下。

晋阳看着我,终于忍耐不住,扑到了我怀里放声哭了出来。我搂住她,安抚的拍着她,却又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劝慰她。太宗深深的叹了口气,悄无声息的出去了。

我出来时,竟然看见太宗还在门外站着,不禁讶然。

“她怎么样?”他一见我出来就忙问道。

我轻轻的带上了门:“还好,现在睡着了。”

“朕刚刚问过袁先生了,晋阳的病情已是很难控制了。”他说着,用一种极为悲哀的目光看着我,“文成,父皇身为一国之君,这天下所有人的前程和生命,都是父皇来掌控,可是唯有朕的文成公主和晋阳公主,唯有朕的雪雁和明达,却……”

“父皇……”

“父皇对不起你们,在这最为璀灿的花季年华,还没能领略到真正的人生真谛,甚至也还没有经历过这人世间的爱痴情思,早早的就要离开……”

是啊,晋阳确实是可怜,她甚至还不知道被自己所爱的人爱着的滋味,就要远远的离我们而去了。

“朕也想通了,对于骆宾王,朕不会再强迫他了,只希望他能在晋阳离开这个尘世前,能给晋阳一个美好的回忆。晋阳此生也算无憾了!!!”深深的叹息,苍老的面容,无一不体现着他为人父母的心痛,“文成,听父皇的,如果你能碰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就好好的爱一场吧,这是父皇唯一能纵容你们的地方了。”

太宗以为在不久的将来,我也会像袁天罡所说,和晋阳一样无药可治。

我心事重重的往回走着,脑海中一直萦绕着太宗的话语:“只希望他能在晋阳离开这个尘世前,能给晋阳一个美好的回忆。晋阳此生也算无憾了!”“如果你能碰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就好好的爱一场吧,这是父皇唯一能纵容你们的地方了。”

看到旁边几个侍卫走过,我拉住那个看似领头的问道:“见到太子没有?”几个人待得看清了我,急忙行礼请安,我不耐的摆了摆手:“见到太子没有?”“刚刚还看见太子带着一个白衣男子,从这里回去了。”

我直奔太子的东宫而去,但愿我能赶得上。

结果是,我去迟了,骆宾王已是先我一步离开了东宫。我顾不得其它,劈头就问太子:“大哥,可知骆公子去了何处?”

“他没有说。”

“你就没问他吗?”

“我为什么要问他?他不愿意说,自然有他的苦处,我们又何必强迫他呢?”

“你,你知道什么呀?真是的,算了,我自己找去。”我说着就往外跑,太子在后边叫我,可是我顾不上去理他,我一定要找到骆宾王,为了晋阳公主,为了李雪雁的妹妹李明达,无论如何,我是不能让骆宾王离开的。

想必以前的相思湖畔,在晚上是觥筹交错,鼓乐喧天的。而今的相思湖畔,是一条波平如静的湖水,沉默在浓密的树影里;那些因微风而沙沙作响的树叶,似在回忆着过去的热闹和繁华;夜空中,月亮昏晕,星光稀疏,整个大地似乎都沉睡过去了。

 

我不是文成公主

缘不可求作者

古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在线阅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