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衣多媚

天衣多媚

意千重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1-07 00:04:40

在线阅读

新书《天衣多媚》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意千重,主角那张,布里,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北辰星君像个唠叨的老妈妈,不停地在苏绾耳边聒噪,

《天衣多媚》免费试读

北辰星君像个唠叨的老妈妈,不停地在苏绾耳边聒噪,一时是说起他从前的丰功伟业,一时又问起她在人世的生活。苏绾先前还强打起精神应付他,到了后来,眼皮越来越沉重,无论他怎样霸道地不许她睡,她都睁不开眼睛。

无边无际的寂静,海水就像冰冷而柔软的丝绸,包裹着苏绾的身体,温柔地***着她的每一个毛孔,她忘记了疼痛和愁闷怅惘,一心一意地只想沉睡。

北辰星君使劲掐着她的脸,见她始终没有半点反应,最终叹了口气,抬头辨了辨方向,沉默地向暗黑的大海深处走去,一直走到一座蚌壳搭成的小屋子前才停了下来:“你赢了,我答应你的要求。”

“把人放下,十天后拿东西过来换。”屋子里传出一条嘶哑、辨别不出男女的声音:“事先说明,我作法时不喜欢有人在外面窥伺,只要有一次,我保证你后悔一辈子。”

北辰星君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把苏绾平放在小屋前的沙地上:“如果十天后我换不到人,我也保证你后悔一辈子。”

苏绾是被痛醒过来的,她刚睁开眼,就看见一张闪着铁般冷光、尖尖的嘴壳杵在离她的眼睛不到一寸的地方,大脑先她的身体做出反应,这是一张鸟嘴!是北辰星君的那只白乌鸦!白乌鸦一双琥珀色的眼珠子正死死地盯着她,她直觉这也是个看得见她的主。

这是要干什么?要啄她的眼珠子?这就是北辰星君的惩罚?出于本能,苏绾忙不迭地想要避开那张锋利的鸟嘴,但很奇怪,任由她怎么退让,那乌鸦嘴和她的眼珠子始终保持同样的距离。

“真够笨的。不会是一觉醒来,脑子就不会转了吧?小白就停在你的胸口上,你能退到哪里去?”耳边传来北辰星君的嘲讽声。

苏绾回头,只见北辰星君一身骚包的粉红色长袍,躺在离她两丈远的榻上,杵着下巴看着她。

苏绾慢吞吞地挥动袖子赶那只蹲在她胸脯上的白乌鸦走,白乌鸦不肯走,执着地在她柔软的胸上来回踱步。死乌鸦,敢吃她的豆腐,也不知这乌鸦是公的还是母的,苏绾又尴尬又觉得怪异万分。

北辰星君呵呵地笑起来,对着白乌鸦招招手,白乌鸦才肯飞开。

苏绾等脸不红了才坐起身来,茫然地问北辰星君:“你是谁?我又是谁?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北辰星君一愣,随即坏笑着回答:“我是你主子,你是野猪精,是我养的舞姬。来,跳个舞看看,唱支歌来听听,也许主人我高兴,可以赏你一顿饭吃吃。”

她是野猪精?是他养的舞姬?香蕉你个芭乐的。苏绾佯作天真状:“那主人肯定也是只大野猪精了?你这般白净,又穿着粉红色的袍子,想必是只粉皮白毛猪。”

北辰星君面不改色地说:“我是人。你才是粉皮白毛猪。对了,说起来,又有人想借金缕衣了,那人成仙以前,正好是只公猪精,虽然我闻不得他身上那股猪臊味,不过我欠他一个大人情,正在为难到底借是不借。你说借还是不借?”

“我重伤未愈,会影响金缕衣的穿着效果,自然不借!”苏绾斩钉截铁地说。公猪精,亏他想得出来。

“哦,原来你还记得你重伤未愈啊。我还以为你伤的是脑子。”北辰星君笑得意味深长。

“……”苏绾明白了一件事,她暂时是斗不过这个受虐狂的,于是她抬起眼看向天花板,只见明珠将头探出珠子外,眼巴巴地看着她。

苏绾对着他挥了挥手,看见金缕衣的袖子对自己挥动,明珠的脸顿时变得神采飞扬,他“嗖”地跳下来,抓住苏绾的手,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我以为你不会醒过来了。你睡了好多天。”

她什么时候和他感情这样深了?苏绾虽然觉得有些诧异,还是笑着拉着明珠的手晃了晃。

明珠瞟了北辰星君一眼,道:“你差点魂飞魄散,如果没有大人,你真的就醒不过来了。你要好好感谢大人才是,大人为了你,辛苦了好久好久。”

苏绾失笑,原来这小明珠精讨好她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讨好大Boss。好吧,做人要知恩图报,看在明珠的面子上,也看在只有北辰星君能看见她,听见她说话,把她从乌贼精的手里抢救过来的份上,她就谢他一声又何妨,最主要的是,这是一个契机。

苏绾起身,学着北辰宫里的女子对着北辰星君福了福,态度很诚恳地说:“苏绾谢过大人的救命之恩。”

“免了。你是我北辰宫的人,你被人弄死了,我也很没面子的。”北辰星君懒洋洋地挥挥手,“以后少牙尖嘴利地和我作对就行。”

苏绾讪笑:“其实,我那是自卑。”

“自卑?”北辰星君讶异地看着她,弯起嘴角:“看不出来你还知道自卑。”

“我知道自己是凡人灵魂,远远不能和诸位大仙相比,但又不愿意被你们欺了去,只能这样才能找回点自信。”

“所以呢?”

“所以,请大人不要让我再自卑了好不好?”苏绾情真意切地说:“身为北辰宫的一员,怎么能如此窝囊呢?那不是给大人您丢脸吗?我总不能每次都等着大人来帮我吧?”

北辰星君笑:“那你要怎样才不自卑?”

苏绾说:“我想修炼,变强。”

“可以。”北辰星君应了。

苏绾大喜:“那大人教我?”最好就是给她一口仙气,让她立刻就变强。她一定要变强,变强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做这劳什子的金缕衣!

“它教你。”北辰星君的手指一勾,白乌鸦就兴奋地“呱”地一声飞了过来,停在明珠的肩头,把嘴壳在明珠的头发上左右擦了擦,虎视眈眈地看着苏绾。

苏绾有种不好的预感,她觉得白乌鸦有点不怀好意。特别是看到嚣张的明珠敢怒不敢言,乖乖地任由白乌鸦用他的头发擦嘴的那种别扭神情,她这种感觉越发强烈。

一只不会说话的乌鸦怎么教她修炼?苏绾看向北辰星君,他的表情很严肃,半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看来想要他那口仙气,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慢慢地来吧。于是她也很严肃地问:“需要拜师吗?”

“不用。”北辰星君道:“相信你已经有感觉了,他能看见你的存在,也能听懂你的话。你好生听从它的安排就行。”

“好。”苏绾话音刚落,就看见明珠对着她挤眉弄眼。

“好好修炼啊,不要丢了北辰宫的脸。”北辰星君笑着走了。

北辰星君刚走,白乌鸦就飞到苏绾的头上去蹲着,用它的嘴壳在苏绾的头发上来回地擦,偶尔爪子还刨灰一样的刨两下。苏绾很不喜欢被踩在脚下的感觉,不管它是人还是鸟!白乌鸦的嘴壳每在她的头上擦一下,爪子每刨一下,她心头的怒火就往上喷一下。

“我说,鸟大人,你可不可以下来我们好好说?你的爪子抓着我的头发很痛诶。”

“啊!”她的话音未落,就被白乌鸦狠狠抓了一把头发,痛得她狼狈地抱住头。手刚挨到头皮,又被白乌鸦狠狠啄了一下。苏绾惨叫一声,别人欺负她也就算了,这只死鸟也来欺负她。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顺手抓起旁边一块白色的桌布,兜头就朝自己的头上盖下去,只顾着把白乌鸦给笼在布里面,哪里管得了桌上的瓶瓶罐罐落了一地。

白乌鸦在那块桌布里用力蹦跶着,拼命抓苏绾的头发。苏绾也不管,拼着去了一撮头发,将白乌鸦给顺利包在了桌布里,从头上取了下来。

她得意地将桌布迅速打了个结,冷笑:“坏脾气的死乌鸦,我忍受你很久了。敢把爪子放在我的胸口上踩?敢抓我的头发?敢啄我的手?喊你一声鸟大人你还恩将仇报?还说你是白的,乌鸦就是乌鸦,始终都是一样的黑!你是神鸟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明珠脸色惨白地看着苏绾将那个桌布结成的口袋当成皮球,忽上忽下地抛动,一时砸到天花板,一时落到地上,没完没了。他抱着头叹了口气,心惊肉跳地遁回了他的本体内。看都不敢看,只敢竖着两只耳朵听。

苏绾先前还能看见白乌鸦在布袋里蹦跶,后来不动了,吓了她一跳,不会被她弄死了吧?一只鸟,还是神鸟,抛这样两下就没气了?

她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将桌布打开一条缝,往里看去。刚看到一片白羽毛,还没看清楚白乌鸦的情况呢,“啊……”门口传来一声惊恐至极的尖叫声,是云锦。

云锦惨白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地上被砸烂的瓶瓶罐罐们,还有蹲在地上,看不到头和手的金缕衣,以及金缕衣袖子里攥着的那块桌布,她咆哮起来:“你干的好事!”

干了坏事的苏绾被云锦惨烈的表情吓住,忙不迭的就想毁灭证据,将桌布包袱往身后藏。云锦眼尖,一把抢过去打开:“你在干什么?”

白,一片白,一片白上躺着一只被拔光了毛的鸟类,羞愤欲死地瞪着苏绾和云锦。

苏绾呆了,话说她真的没拔白乌鸦的毛。莫非这桌布是自动拔毛机?

——*——求收藏,求推荐——*——

 

天衣多媚

意千重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在线阅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