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妃杏贞传

懿妃杏贞传

佳尔楠作者

古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发布时间:2020-04-23 00:09:35

在线阅读

完结小说《懿妃杏贞传》是佳尔楠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安德海,英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奕詝却嫌她笨拙,每每杏贞走到跟前,便会照例说一句:“滚一边去!”于是,像梳头洗脸,穿衣戴帽和铺床叠被这些活便由安德海揽起来了。

《懿妃杏贞传》免费试读

奕詝却嫌她笨拙,每每杏贞走到跟前,便会照例说一句:“滚一边去!”于是,像梳头洗脸,穿衣戴帽和铺床叠被这些活便由安德海揽起来了。

杏贞日常做的事原本还有擦拭养心殿摆放的器皿,才刚刚动手便打碎了古玩架子上的一个汝窑赏瓶。总管太监再不敢让她动手了。

于是,杏贞日常的便只有一件了,僵在那里发呆,等着奕詝发号施令让她帮着取个什么东西,或者递个什么物件。

在养心殿僵了两天之后,杏贞终于获得了一技之长,那就是和京哈突如其来的友谊。京哈是奕詝在潜邸时就养着的一条狗。每天奕詝晚膳之后便有东华门内养狗处的太监送到养心殿来,供奕詝赏玩。

京哈个性高傲,如果不是奕詝和平日里喂养它的四个太监,即使把肉片送到它嘴边,它都爱答不理的。

可是,这天奕詝从军机处回来,见杏贞搬起京哈的两条前腿看京哈的下半身,京哈也没有对她狂吠,好像很温顺。

杏贞没有察觉到奕詝回来了,只是全神贯注地观察京哈的下半身:“是公仔吗?应该是公仔吧!”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头顶响起:“你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狗的便宜都占!”杏贞慢慢放下京哈:“皇上回来了!您走路怎么和猫一样,没一定点响动!”

听到这句话,安德海的脸瞬间就僵住了,奕詝仿佛习惯了杏贞说话没轻没重,并没有生气。京哈侧躺在地毯上,朝杏贞伸出前爪,杏贞轻轻握住,友好地摇了摇。

奕詝丢下一句:“吃里扒外的家伙!”便回内殿去更衣了。晚膳之后,净事房呈上了侍寝妃嫔的牌子。杏贞刚到了这两天奕詝恰好都没有翻牌子。

今天净事房的太监递牌子的时候特意说:“康慈皇太妃娘娘听说皇上已经数日不召幸妃嫔,心中甚是担忧,说皇上就算为了后宫能早添子嗣,也要……”奕詝皱着眉,翻了英嫔的牌子。

京哈被内养狗处的太监接走了,杏贞亲自送它到门口,碰到安德海托着茶托,茶托上的碗里盛着鲜红的液体。一股血腥味迎面而来。

杏贞捂着鼻子问:“这是血吗?”安德海已经习惯了杏贞的没规矩:“小主,这是皇上的药,鹿血,大补的!”

鹿血,杏贞虽然只是认得些字,爷爷常年生病,自己常常来玩于药房和当铺之见,耳濡目染也知道,鹿血是壮阳的。

可是才刚刚二十一岁的年纪便需要壮阳了。看来皇上比人们眼里看到的更加羸弱。杏贞正在寒风中唏嘘感慨,几个太监便举着裹着被子的英嫔来了养心殿。

杏贞回想起前些日子自己被太监这样举着的时候,脑海里却是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包裹着棉被,马上要被放进蒸笼里,蒸熟了,再添点油盐酱醋,皇帝拿着筷子,端着碗……侍寝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吧!

净事房的太监将英嫔送进内殿之后,便受在殿门口,净事房总管看看手里的怀表,杏贞僵在一边,没有人驱赶她,她就只是红着脸,偷听着里面的动静,时而笑,时而僵住。

净事房总管不理会一边的杏贞,盯着手里的怀表,冲着门缝喊了一句:“皇上,到时候了!”里面忽然没了动静,英嫔蹑手蹑脚地穿好衣服,由净事房的太监送出养心殿。

安德海将早已经准备好的干净里衣交给杏贞,意味深长地说:“小主,英嫔娘娘向来大意,要是落下了什么东西被奴才们瞧见了,奴才们小命难保,这里衣还是小主送进去妥当些!”

杏贞捧住衣托,却完全没有行动,仿佛还在神游。安德海又提醒她:“兰小主,皇上还等着呢,快去伺候皇上更衣吧!”杏贞领了命,大着胆子走进内殿。

一股陌生的气息在空气里弥散着。杏贞有些害怕,又有些激动。奕詝赤膊躺在龙床上,闭着眼睛,脸色泛红,额头上满是汗珠。

杏贞想着,难道是太累了,睡着了?杏贞走近奕詝,见奕詝的嘴唇上还留着英嫔的胭脂,难道这便是侍寝。

杏贞大着胆子凑近,然后嘴唇轻轻碰了一下奕詝的嘴唇。奕詝忽然睁开眼,杏贞吓地连滚带爬,远远躲到一米开外,却也不敢就这样没个交代就逃跑:“杏贞无意冒犯,皇上大人大量,皇上恕罪!”

奕詝想从床上坐起来,可是浑身都在无力地颤抖,此刻有点体力不支:“真是胆大妄为!朕饶不了你!”

杏贞两腿发软,已经没有走出内殿的力气了,只能跪着从内殿爬出来。安德海看到从内殿爬出来的杏贞,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奕詝在内殿喊话:“安德海,兰常在,犯上无礼,掌嘴二十!”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奕詝的寝门初启,太监出来舀水的时候,杏贞就候在养心殿门外,大声禀报:“杏贞给皇上请罪!”

里面初无声息,然后奕詝说一声:“进来!”杏贞掀开门帘,只见奕詝正背门坐在妆台前。

奕詝穿着玫瑰紫缎子的长袍,月白软缎的撒脚裤,外罩一件专为梳头用的宝蓝宁绸长马褂,身后头发,象玄色缎子似地,披到腰下,一名太监拿着阔齿的牙梳在为他通发。

奕詝自己正抬起手,用生得极长的五根手指,在轻轻搔着头皮,拇指上戴着一只琉璃翠的扳指,绿得象一汪春水。

杏贞不敢多看,再一次跪了安,站起身陪着笑说:“皇上昨儿晚上睡得好?”“嗯!”奕詝从镜子里看见了她被打肿了的脸颊,倏地转过身来,定睛看了他一下,点点头说:“小心当差!将来有你的好处。”

“万岁爷的恩典。”杏贞趴下地来,又磕了一个头,然后起身去当她的差。这些日子里杏贞学会了不少的差事,但有个万变不离的宗旨,一切所作所为,都要让奕詝知道。

这时候就在屋里察看检点,那些精巧的八音钟上了弦没有?什么陈设摆得位置不对?一样样都查到。最后看见炕床下有灰尘,亲自拿了棕帚,钻到里面去清扫。

奕詝把他的动作都看在眼里,但没有说什么。照每日常例,梳洗完了传早膳,然后前后院“绕弯儿”消食,绕够了时候,换衣服到寿康宫给康慈皇太妃请安。

这下杏贞又为难了,每日到寿康宫照例要跟了去,但这张打肿了的脸,实在见不得人,却又不敢跟奕詝去请假。想了半天,只好躲了起来,希望万岁爷不见便不问,混了过去。

奕詝是极精细的人,何能不问:“杏贞呢?”既混不过去,杏贞只好硬着头皮答应:“杏贞在这儿哪!”他一面高声回答,一面急急地赶了来当差。一见他那样子,奕詝倒觉得她有些可怜,便说:“今儿你不必当差了!”

杏贞如遇大赦,可是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不敢露出高兴的神气,低声应“是!”仿佛不叫他跟了去,还觉得怪委屈似地。

“你这是怎么啦?”明知道是杏贞被掌嘴才肿成这样的,奕詝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说:“回你自己屋里歇着吧!今儿不必当差了!找点什么药治一治,再拿烫手巾敷敷就好了!”

杏贞抬起头,肿着脸冲着奕詝笑:“能听到皇上如此温语慰恤,杏贞真是感激涕零,昨天晚上……。”奕詝已经笑着转身走了。

杏贞在养心殿当值暂时成为御前宫女的第六天,奕詝因为太平军一干乱党西征攻下了武昌、九江寿恩庆,在朝堂上急的痛哭,可是正大光明殿里的满朝文武却没有一个能帮他分忧的。

果然,这天晚上,奕詝又喝得酩酊大醉,不出意外地又开始打人了。奕詝拿身边的小栗子出了气,似乎平和了一些,拿着酒瓶红着脸,坐在榻上发呆。

杏贞浑身都在发抖,紧张地心都到了嗓子眼了。安德海:“兰常在,皇上耳朵灵,您别出大动静,现在悄悄地从养心殿出去,赶紧回自己的储秀宫去吧!”

奕詝却忽然发话了:“来人!帮朕更衣!天天嚷嚷着报恩的兰常在哪去了!”杏贞打了个寒战,皇上叫她,她又还在养心殿,不能抗旨不去啊!

杏贞哆哆嗦嗦地走到奕詝跟前,伸出手准备帮奕詝更衣。奕詝的声音冷冷的:“你们都当朕是个傻子是不是,不,不光是傻子,还是瞎子,聋子,残废,西汉不是有过吗!人彘!”

杏贞虽然读的书不多,可是西汉的吕太后把戚夫人变成人彘的故事,她还是听说书人说过的。

如果现在奕詝忽然冒出一句:“把你也变成人彘如何?”那后果不堪设想,杏贞伸出的手就这么悬在半空中,不上不下,仿佛忽然见变成了一座雕塑。

奕詝一把将她推到地上:“活腻歪了你,在朕跟前还敢耍小心思!”杏贞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准备跪在地上,求饶谢罪,还没起来,胸口就又挨了一脚。

杏贞赶紧眼前有些发黑,又回想起上次挨打的时候,奕詝一瘸一瘸地朝她走来,杏贞害怕极了,缩成一团。

奕詝越来越近了,杏贞转身往后怕,却被奕詝揪着衣领,拎起来又是一拳。杏贞窝在地上,远远瞅着底下空荡荡的榻。

杏贞难受极了,没法考虑后果,从奕詝的胯下钻过去,像老鼠一样蹿到了榻底下,缩进最里面,团成一团,窸窸窣窣地哭起来。

奕詝红着脸,一屁股坐下来,越听杏贞的哭声,越觉得难受,却并不想发怒了,无力地躺到地毯上,两行泪涌了出来,随后低声呜咽起来。

杏贞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捂着被踢了一脚的腹部,慢慢地从榻底下挪出来,看到躺在地毯上的奕詝已经泪眼模糊了。

看到奕詝这样,杏贞更加酸楚了:“四哥……”奕詝

 

懿妃杏贞传

佳尔楠作者

古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在线阅读

《懿妃杏贞传》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